当前位置:最艺术论文网 >> 播音主持 >> 浏览文章

浅议路子“野主持”玩出野路子


预读:鸡捉老鹰》,他都不上。这次一定要把他磕下来。”李静笑了:“主要是我跟他熟,咱们能拿到第一手的资料。而且说过火了,他也不好意思生气。”  艳艳第一次见到尹相杰本人是在一个录音棚。他正在录音,艳艳就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等他。椅子的另一端坐着一个漂亮的女人,一问才知道,这是尹相杰当时的女朋友。艳艳心头一乐,赶紧靠过去浅议路子“野主持”玩出野路子
  卖节目的环节玩得最野

  在长达半年的商讨和筹备后,2000年6月,一档名叫《超级大明星》的访谈节目终于进棚录影了。可从录第一期节目开始,李静、戴军就用几只螃蟹开启了跟别的访谈节目不一样的“野路子”……

  何静被螃蟹吓得“心惊肉跳”

  第一场的嘉宾是何静,她一出场,还没说两句话就被迫与李静、戴军共演了一个荒诞小品,还有一个工作人员套上白大褂,冒充大夫给她量体温、查心跳。

  等进入到访谈环节,就更热闹了。何静一边聊着自己的事,戴军一边在旁边“伴唱”。比如,何静聊到曾经的一次分手,戴军就说“这个可以用一首歌来表达你当时的心情”,然后他就开始唱,何静也唱。而李静则是“哗”地从座位底下拿出一把玩具弓箭,就开始满场乱射,美其名曰为何静伴舞,整个现场炸锅一般。节目结尾,一个盖着红布的大箱子被推到了节目****。李静说:“何静啊,我们送一个礼物给你,但是没那么容易拿到!”这可是节目组非常得意的压轴桥段:一个大玻璃缸里放上螃蟹,再把要送的礼物——一枚厂商赞助的戒指埋到螃蟹堆儿里,让何静徒手去捞。

  偏偏这个环节出现了状况,只见李静把那红布一扯,顿时傻眼了——玻璃缸很大,里面只有几只小河蟹有气无力地在爬,戒指也完全没有“被埋在里面”。李静只觉得自己胸口有点闷,她果断地抓起几只螃蟹盖到戒指上,没想到螃蟹们又没心没肺地爬开了。

  还是何静通情达理,把手伸到玻璃缸里一阵摸,“好害怕啊!”一边说一边“心惊肉跳”地把戒指取了出来。

  硬撑着把节目录完,所有人都累坏了。送走何静,当天晚上还要录制第二场,嘉宾是尹相杰。

  尹相杰被问遍祖宗十八代

  当初在定第一次录影嘉宾时,李静就说:“请尹相杰吧。”艳艳说:“对!请过他好几次上《小鸡捉老鹰》,他都不上。这次一定要把他磕下来。”李静笑了:“主要是我跟他熟,咱们能拿到第一手的资料。而且说过火了,他也不好意思生气。”

  艳艳第一次见到尹相杰本人是在一个录音棚。他正在录音,艳艳就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等他。椅子的另一端坐着一个漂亮的女人,一问才知道,这是尹相杰当时的女朋友。艳艳心头一乐,赶紧靠过去跟人家攀谈起来。过了一会儿,尹相杰出来了,见两个女人聊得正欢,就说咱们去吃饭吧。

  吃完饭又回到录影棚,尹相杰在棚里工作,艳艳就和他女朋友聊,等尹相杰一休息,她就凑过去跟他聊。这天尹相杰工作到很晚,一出来看到艳艳竟然还在,就问:“你还不走?”艳艳说:“我还没问完呢!”当初开策划会时,大家就想,怎样才能呈现“不一样的明星”呢?那一定是明星生活中的另一面。“所以我一定要跟着你。”艳艳心里想。

  接下来的几天,艳艳堪比尹相杰的随身保镖,几乎是他走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尹相杰实在忍不住了,给李静打了个电话:“你这是要做什么节目呀?把我祖宗十八代都问遍了!”

  后来艳艳还跟着李静采访了尹相杰的朋友们,几个北京爷们儿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以至于尹相杰在节目录制中不止一次地说:“你们这是从哪找到的?”“这是谁说的,我急了啊!”“做完这节目我就找他们算账去!”

  上一场录影显然让戴军、李静有点崩溃,所以到了第二场,他们的表情和动作都夸张了许多,几乎是失眠症患者所表现出的那种强硬的亢奋。尤其是李静,恨不得嘉宾刚说两个字,她就能哈哈大笑起来;而且每次放到外拍内容,她都会使劲儿一拍桌子,撕心裂肺地大喊一声:“请看,大——屏——幕!”

  好在尹相杰的语言状态比想象中好很多,他非常知道主持人想要的是什么,尽管是两个半疯癫状态的主持人。等录完节目,尹相杰倒是亢奋起来了,不肯走,一个劲儿说:“你们的节目这么做下去,绝对要火了。”李静一听,眼泪差点掉下来,赶紧把上一场剩的那几只垂死的螃蟹送给了他。

  两场节目录罢,大家一致认为,第二场比较正常,但还是有个问题,节目不能叫“超级大明星”,太有阴影。艳艳翻开之前的工作笔记,“超级接触”“第一次亲密接触”“贴身访问”等等五花八门的名字都跳了出来,可总觉得这些名字够耸动,却不够精彩。这时候大家都可以肯定一件事,“访问”是这个节目的本质。那究竟是什么样的访问呢?“不一样的访问。”李静说。于是,那4个字几乎是从所有人的脑海中跳了出来——超级访问。

  何炅被粉丝“挤”出眼泪

  何炅是“超访”2001年第5期嘉宾,正式录影前几天,艳艳按照惯例对他进行前期采访。那天正好赶上何炅在西单做新书签售,艳艳就和他约在那里聊天。

  当艳艳和摄像大哥来到西单图书大厦的门口时,惊呆了。只见人山人海,把整个书店门口的空地都占满了,都是排队等着见何炅的粉丝。可保安对他们说,人这么多根本没办法进行签售。艳艳看看表,已经2点过10分,看这架势签售会恐怕要取消。就在这时,从人群中的一个角落传来一个声音:“何炅!”瞬间,现场炸开了锅,人流不断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涌,艳艳高举着话筒,感觉自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往前推去,再一回头,就根本走不出来了。

  她听到远处传来哭声,有粉丝大叫道:“根本不是何炅!我们要见何炅!”一时,呐喊声四起,人群的激动情绪飙升到极点。就在这时,艳艳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她对着身边人说:“我们过两天要录何炅的节目,你们要是真想见他就把********给我吧。”这话一出,一大群人“唰”地都把脸转了过来,开始朝她这挤。“我要去!我要去!”艳艳感觉自己都要被挤得脚尖离地了。远处的摄像大哥高举着机器,把这混乱的一幕全都拍了下来。粉丝们在艳艳面前声情并茂地讲述着,嘶吼着,哭诉着……

  几天后何炅在大屏幕上看到粉丝在混乱中对他的“表白”时,一颗清晰的眼泪从他眼角流出,在脸上留下了一道非常明显的泪痕。随后,3个在外拍中出现过的粉丝被请到了台上,为自己的偶像怯怯地送上了祝福与礼物。

  李静蹭展位蹭出大买卖

  不仅做节目“野”着来,推销节目也是这样的套路。当年,电视节在上海举行,门票一个人两千,一个展位好几万,李静和戴军摸摸口袋,真没钱。可对于节目的全国发行,这个展会又是决不能错过的机会。怎么办?李静想,泥腿子自然有泥腿子的办法,去了再说。   展会第一天,李静和戴军就站在大门口看着别人往里走,等待时机混入。一会儿工夫,果真让戴军看到个熟人,他立马上前给了那人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互相寒暄着走进了展厅。再看李静,果断掏出手机,一边假装打电话一边往里冲。经过保安身边时,她突然抬起头与保安四目相对,同时大吼道:“不行!不行!没什么好商量的,事情就这么办了,好了,我到了,不说了!”保安一怔,不知这女的什么来头,也没敢伸手拦她。迟疑的片刻,李静已气场十足地冲进了大厅。

  通常电视台的客户参加这种级别的展会,都是奔着知名制作公司的节目来的。李静和戴军知道这个规律,所以更能把姿态放低。

  说来也巧,俩人正逛着,李静突然看到一个拍电视剧的朋友,他有一个展位。他们凑过去跟人打招呼。“你们也来参加电视节啦?”朋友问。“嗯,瞎转,你看我们也没有展位。”李静笑着说。“这样啊,你们或许可以在我的展台旁支个桌子。”朋友说。“真的么,那太好了!”李静对戴军一挤眼,立马从身后的大包里拿出了一大摞东西。没几分钟,一个小展台就出现了,传单,名片,节目样带,齐活儿。一天下来,到展台前咨询的人真不少,还有几个看过节目的记者对他们做了采访。

  展会结束后,他们又得到了一个情报:有一家制作公司,要在酒店搞一个晚宴,邀请了所有电视台的人参加,据说花了几十万,阵势很大。“静姐,他们也要推一个谈话节目,也有知名主持人,明显是跟我们对打。你看咋办?”助理问。李静沉默了几分钟,突然说:“好,机会来了。”

  那天夜里,李静、戴军和两个助理一行4人提着一只大皮箱进了一家酒店,几人径直走到了一楼的咖啡厅,坐下喝起了咖啡。此时,对面的宴会厅里,一场气派的节目推广晚宴正在有声有色地举行。两个助理都有些焦虑,时不时地发出叹气声,李静拍拍他们的肩膀,让他们放松:“别担心,甭管晚宴不晚宴,是骡子是马最终都要拉出来遛遛。”

  过了一会儿,宴会厅开始陆续往外出人,大概是饭吃得差不多要散席了。李静对两个助理点点头,两人随即提着那大皮箱来到了宴会厅的出口。“您好,我们是东方欢腾文化公司,我们的访谈节目特别好,请您回去一定看看。”每出来一个人,他们就凑上前去递一盘带子,带子上还附着名片。等人走得差不多了,带子也发光了。

  从酒店里出来,上海的夜晚突然下起了雨。李静觉得好冷,一丝凉风吹过她的鼻尖,惹得她长长舒了口气。戴军笑着说:“走吧,我妈给你们准备了大闸蟹!”戴军妈妈足足做了一大盆
专注****艺术论文,********请联系客户人员
音乐论文、舞蹈、戏曲、美术、体育、播音主持、电视电影、环境艺术毕业设计.....尽在最艺术论文网 !竭诚为你服务,需要****或者发表艺术类论文可联系****人员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