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最艺术论文网 >> 舞蹈 >> 浏览文章

浅析之舞光与暗的生命之舞?毕业小结


预读:,大概30多岁,跟我说可以随便聊。我问她对这个作品她怎么看,她承认自己是这件作品的一部分,但她几乎是拒绝继续谈论这个问题的。第四个人是个60岁左右的阿姨,她讲述了她60年代在工厂里做一件自己不喜欢的工作,从一点不会到成为厂里的标兵的过程。这个讲述的过程几乎我们是没有交流的,无论我说什么,这位阿姨都在自己的思路上一浅析之舞光与暗的生命之舞?毕业小结
  国庆之前我得回到我的故乡。

  9月28日离开北京之前特意去看的最后一个展览是提诺·赛格尔在UCCA的展览。

  买票进门,问了下工作人员提诺展览的位置就直奔主题。进门右转去展厅,走廊尽头是一扇关着的玻璃门,里边是一个空旷的空间,不见一个人影,当时我就怀疑那个工作人员是不是新来的,把我引向了另一个正在布展的展厅。转而走向另一侧的门,到了一个漆黑一片的空间。听上去这黑暗的空间中有好多人在做着有规律的类似舞蹈的动作,还有声音很小的说唱。后来我走到了这个小黑屋的最里边,借着这个空间的入口处的微弱光源看去,才看清了一些在黑暗中舞蹈的人。以为这就是展览的全部,正打算离开。这时突然发现刚才那扇关着的玻璃门打开了。里边有个六七岁的小女孩,一进去,那小女孩就问我“什么是进步”。我问她:“你是不是作品。”她说是。我回答了她的问题很快就遇到了第二个人,是个稍大一点的少女,看样子不到20岁,她似乎很在意我对整个空间看来看去的眼光。她问我什么是进步,我说很难讲,我说原始社会人和人互相攻击,现在网络上一样在互相攻击。这算不算进步?还是说攻击的方式在进步?到了第三个人,她似乎比我稍大一些,大概30多岁,跟我说可以随便聊。我问她对这个作品她怎么看,她承认自己是这件作品的一部分,但她几乎是拒绝继续谈论这个问题的。第四个人是个60岁左右的阿姨,她讲述了她60年代在工厂里做一件自己不喜欢的工作,从一点不会到成为厂里的标兵的过程。这个讲述的过程几乎我们是没有交流的,无论我说什么,这位阿姨都在自己的思路上一意孤行。话别之后,我发现我又回到了原点(入口处),一个穿黑色套装的女人在门那儿等着,一个小女孩从入口左侧空心墙体的玄关的门缝处从里向外看,露出4个小手指头。我问那个黑衣女人怎么进那个墙里的空间,那个女人只是指着入口处严肃地说:“出口在这边!”

  展览所呈现的是一个女人的生命过程或求索历程?从小女孩的提问,到少女的追寻,到成年女人的适应,再到老年女人的固执。最后的阿姨说我可以把这个问题带到朋友中去。这是一个扩散的动作?是一个很难察觉到的命令?而发出这个命令的,是眼前的白发苍苍的阿姨?还是后台的提诺?难道实际上一直是后台的提诺在牵引着我?整个展览呈现的是****帝国一样的虚拟世界?眼前的女人们成为了作品的材料?一旦我触及到这个世界(作品)的后台程序的时候,女人们(材料)就会非常警觉?甚至我能够从跟中年女人的谈话中感觉得到她很排斥谈论这个作品本身的逻辑和设定,哪怕是把这个作品本身作为谈论“进步”的一个案例也不行,并且一定要按照她给的方向走。这使我不得不认为这种排斥反应是否也是提诺的一种有意而为之的细节?因为在我坐在火车上回味展览的时候,我察觉到了一些东西:女人生命的四个阶段?一个不断走向固执的过程?一些不愿谈论后台程序的材料?一个固定的问题?一个设定好的结构?程序内部的自由交流?触碰到后台之时的排斥反应?一个在结束之时给出的扩散的命令?穿着黑色套装语气严厉的关门人?一段不会跟其他观众发生交集的旅程?而这一切是否都是提诺的设定?作为一个普世观的****制度培育出来的人,提诺此举似乎很****,但似乎又很不****。他给了每个观众平等的机会?但他似乎早已规划好了这样的一条引导之路。那么他到底是有意而为之还是不得已而为之?在****美院的讲座上提诺提到了他也并不知道****的制度和等级分明的制度哪个更好。这或许是理解他这件作品的一个提示?也许他也是个在寻找答案的女人?也许他同时也在扮演一个寻找答案的女人?也许他同时也是设定这些寻找答案的女人的人?为什么是女人(材料)?女人(材料)是相对于男人(提诺)而言的?是被设定的?是在下方的?是弱小的?是柔软的?是服从的?是与男人(提诺)合一的?是与男人(提诺)对立的?恰恰这件作品又是建立在谈论“进步”这个概念之上?这使我不得不考虑:这件作品的实施方式是不是提诺所认为的“进步”的方式?这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是一条由权力的强制所设定的一条通向****的路?这是不是自相矛盾?难道提诺的言外之意是在说:****本身其实只是专制行为所设定出来的一个幻象?那么这又意味着什么?他是在用整个展厅的关于“进步”的谈论来呈现出一条通向展示程序设定的路?但程序设定本身又是否意味着权力的在场?难道只有那些对作品本身的设定产生兴趣的人才能拥有这样一条路?这样一条路又通向何方?难道这些材料(女人)如此警觉的忌讳谈论作品结构的行为是一种有意的提醒?我一直耿耿于怀那个空心墙体中的小女孩从玄关的门缝里露出来的四根小小的手指和从里向外看的那双小眼睛。这个情节只是一个偶然?在离开展厅前,看门的黑衣女人算是给我了回答?而在我走出展厅的时候,那扇玻璃门又关闭了……

  但事情并不仅仅如此:我记得在那间黑暗的舞蹈室里,有且仅有一个很微弱的说唱的声音,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女人(材料)的声音。那个声音是被设定的?

  第二天,我回到了承载着我的童年记忆的地方。在这里,我可以成为一个尚未启蒙的小孩,聆听从前……

源于:标准论文格式范文http://www.zuiart.com

专注****艺术论文,********请联系客户人员
音乐论文、舞蹈、戏曲、美术、体育、播音主持、电视电影、环境艺术毕业设计.....尽在最艺术论文网 !竭诚为你服务,需要****或者发表艺术类论文可联系****人员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