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最艺术论文网 >> 舞蹈 >> 浏览文章

试述狂欢黑暗世界中隐形声音的狂欢之舞征文


预读:试述狂欢黑暗世界中隐形声音的狂欢之舞征文
  摘 要:《黑暗之心》中主人公马洛被一种未知的、神秘的声音所吸引,开始了他探访非洲的冒险历程。他在旅程中遇到了许多不同的声音,这些声音都以不同方式伪装而共存于那个黑暗世界,形成一曲狂欢之舞。本文从巴赫金的狂欢化和复调理论视角,通过对小说中一些狂欢化因素和复调声音详细分析,揭示出在黑暗世界中,各种不同声音的共存、碰撞和交汇显示了一种扭曲的狂欢以及男性与女性、白人与黑人、文明人和野蛮人之间的不平等对话。

  关键词:黑暗之心 狂欢化 复调 声音

  一、黑暗世界中隐形声音的狂欢之舞

  《黑暗之心》是康拉德根据他的亲身经历所写的一部小说,讲述了马洛在“黑非洲”的一次旅行。在旅途中,他与不同的声音相遇,这些声音在黑暗世界中形成了一支狂欢之舞。此外,小说中还出现许多不同的语言,如英语、法语、德语和当地居民的土著语。很明显,《黑暗之心》是一个“自传文学,旅行者日志和探险故事融合在一起的故事”(Stape 2000:45),小说中各种不同语言和声音在狂舞,形成狂欢化的复调。

  (一)死亡与笑的狂欢之舞

  《黑暗之心》中充满了狂欢化死亡的氛围,白人的死,黑人的死,土著人的死,其中最为典型的狂欢化死亡是“柱子上的头颅”(P77)。柱子上的头颅起初被马洛误认为是一种装饰,但实际上却是人的头颅。对于他来说,这些令人作呕的微笑的头颅是如此令人恐惧和毛骨悚然。在白人看来,柱子上的头颅象征一种违反欧洲文明、传统、道德观和价值观的野蛮行为。在荒野中,克尔兹不再是以前的他,而变成了受野人崇拜和加冕的偶像。所有这些“只是个残酷的场景而已,而这时候我好像一下子被送进了一个漆黑的地方,那地方有些很可怕的东西。在那里,一种纯粹而简单的不开化,显然是一种在光天化日之下也可以大行其道的不开化”(P78)。然而,正如巴赫金所说,狂欢使人们“暂时地从普遍真理和既定秩序中解放出来”。狂欢式生活的特点是“取消日常生活等级、权力和禁令,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平等的;是摆脱了等级制度带来的虔诚、严肃和恐惧,过着自由、快乐的生活;是相对多变的比较短暂的”(程正民2001:138)。对于当地人而言,克尔兹窗下那些枯干了的头颅仅仅是对叛徒惩罚的一种仪式而已,是“一种交替变更或对于所杀戮敌人的勇气和力量的吸取”(Marianna 2006:398)。欧洲那些所谓的官方原则、道德和价值观已不复存在。在这个黑暗世界中,原始部落和荒野充当了狂欢化广场的角色,因此在这种原始自由、粗俗放纵、野蛮而无理性的氛围中出现了狂欢的死亡之舞。这违反了官方、传统和理性的欧洲文明,是一种对西方文明文化和价值观的颠覆和否定。在狂欢的世界里,克尔兹象征着狂欢节中那个被选中并被加冕的狂欢之王。狂欢式的笑是对那些神圣官方形式的戏仿,是一种远离官方权威和信条的自由。狂欢化的笑是“全民的”“大众的”“包罗万象的”,“是双重性的:它既是欢乐的、兴奋的,同时也是讥笑的、冷嘲热讽的,它既肯定又否定,既埋葬又再生”。(《拉伯雷研究》:14)对于巴赫金而言,狂欢的笑是人们战胜恐惧的一种方式。虽然狂欢化的笑是一种解放,但对于马洛而言,却可能是令人恐惧的。柱子上头颅的笑并非是巴赫金所言的为了庆祝,欢乐的笑。巴赫金认为“个人的死只是人们在瞬间对于生命的超越,这一时刻对于他们自己的更新和提高而言是不可或缺的”。相反,《黑暗之心》中狂欢的笑是对欧洲固有“真理、文明、道德观和价值观的质疑,柱子上头颅的笑象征一种挣脱欧洲文明权威结构和信仰束缚的狂欢之笑。”

  (二)黑暗世界中狂欢化的人物

  《黑暗之心》中,一个典型的狂欢化人物是克尔兹,他从小说之始到结束,经历了加冕到脱冕的过程。在小说开始,克尔兹的形象十分高大,被加冕为“国王”。在会计师的眼中,“他是一位一流的****人”“一个了不起的人”(P22)。对于经理而言,“克尔兹先生是他手下最好的****人,出类拔萃,是公司不可或缺的人才”(康拉德2004:27)。在人们眼中,“他是个奇才,是怜悯,科学和进步的使者”(P31)。对于马洛而言,他是一个声音,如此迷人,有力,把马洛带到了黑暗之心。然而,最后克尔兹被脱冕了,他的形象变得极其恐怖、吓人、渺小。这正如巴赫金所说,狂欢节“国王加冕和脱冕”(《陀思妥耶夫斯基诗学问题:复调小说理论》:178)是狂欢节的核心所在,是对生、死、变更周期性的理解。狂欢的特征就是对等级的倒置,把其顶端的转换到底部,底部的转换至顶端。“狂欢式所有形象都是合二为一的,它们身上结合了嬗变和危机两个极端:诞生与死亡,祝福与诅咒,夸奖与责骂,青年与老年,上与下,当面与背后,愚蠢与聪明”(《陀思妥耶夫斯基诗学问题:复调小说理论》:180)。小说中的狂欢化精神使其变得幽默诙谐。在结尾,克尔兹的死象征着对他最后的脱冕仪式。小说中对克尔兹的加冕和脱冕显示了一种狂欢化特征。在狂欢精神的授权下,小说作为一种文学类型挑战了文学,社会和身份体系,通过一系列讽刺性颠覆揭露了权威形式的专制性本质。克尔兹狂欢化的脱冕代表了一种去中心化的力量,这种力量对官方权力和意识形态产生反作用。克尔兹,“他的母亲是半个英国人,父亲是半个法国人”,是欧洲文明和所谓的官方文化、道德和价值观的代表,因为“整个欧洲对于克尔兹先生的发展作出过贡献”(P66)。因此,克尔兹的死亡和脱冕象征着对欧洲权力的脱冕。

  二、《黑暗之心》中的复调元素

  在黑暗世界里,听觉对于在蒸汽船上的马洛显得尤为重要,这可以帮助他感觉和辨识各种声音。在黑暗世界中并存着各种各样的声音,如“不断传来的荒野的呼吸声、风声、树叶的簌簌声、波浪的拍击声以及土著人发出的尖叫声、鼓声和箭矢的嗖嗖声,它们构成了一种超越人类语言的‘阀下交流’(subliminal communication)”(张德明2012:75)。每一种声音代表了一种身份、文化、意识形态,这些声音相互交织,相互碰撞,形成了一种复调对话。

摘自:本科论文http://www.zuiart.com

源于:科研方法与论文写作http://www.zuiart.com

专注****艺术论文,********请联系客户人员
音乐论文、舞蹈、戏曲、美术、体育、播音主持、电视电影、环境艺术毕业设计.....尽在最艺术论文网 !竭诚为你服务,需要****或者发表艺术类论文可联系****人员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