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最艺术论文网 >> 戏曲 >> 浏览文章

谈述旗头戏旗头戏


预读:道。  “还魂?还什么魂?”  “你后世叫美月,现在已经回到了前世的身上,所以你现在叫品儿,你是我们向府的丫鬟。”  美月却听得越来越糊涂:“我是蒋府的人,怎么变成了向府的人?还魂前世?这听起来太不可思议了。你又是谁?”  “我是向府的管家刘妈,现在不习惯以后就会习惯了,不要在这儿傻站着,快去收拾小姐的房间。”刘谈述旗头戏旗头戏
“我要让你扮成向家的人进入我们蒋宅,引出那个人。”

  “我一定不辱使命。”

  一、还魂前世

  蒋家大门打开的时候,美月被大夫人无情地推出了蒋家。

  “从现在起,你不再是我们蒋家的下人,马上给我滚。”随即厚重的大门“砰”地关上。

  美月布满泪痕的脸上充满了悲伤,她转身踉跄地朝路边走去。

  一辆黑色的马车急驰而来,重重地将美月撞飞在地上。

  一只骨瘦如柴像死人般的枯手自马车帘内慢慢伸出,随即掀开车帘,露出一张布满皱纹的精明脸庞,她正眯成细条的眼睛看着昏迷的美月:“你愿意还魂前世吗?”

  醒来的时候,美月感觉自己的额头有些痛。但随即被眼前的景象吓到。

  屋子的正中间有一个八仙桌,上面放着一根半人高的白蜡烛,围着蜡烛摆放着一圈放着五个红色血液的黑瓷碗。而自己正与其他四个人围坐在八仙桌旁。只是那四个人……更奇怪。

  她们都是女人,穿着清朝时的宫廷长裙,脚踩花盆底鞋,头戴旗头。每个旗头的正中间都别着一朵诡异的黑牡丹。她们端坐,闭目不语,但她们的样子看上去就像……鬼一样。

  这是哪儿?她们看起来为什么那么像蒋府里的丫鬟?可是她们已经失踪了很久……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

  美月想要站起来,却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好在扶住了椅子,直到现在她才注意到自己的脚上也穿着一双花盆鞋,而自己的身上也穿着旗服。她随即摸向了头顶……同样是旗头。

  她明明活在民国十二年,怎么现在却回到了清朝……

  她回头打量着房间,却看到背后的门上挂着一面铜镜,于是步履蹒跚地走过去……

  原来自己的打扮跟那四个人一样,同样像死人般的白脸,同样的血红嘴唇。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门外传来了开锁声,美月警觉地向后退了几步。当房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她看到了那个问她是否愿意还魂前世的老女人……

  老女人看到美月显得有些激动,随即又走向另外四个女人,分别用手在她们鼻间试探了一下,沮丧地说了一句:“这回只有一个还魂了。”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美月真的感觉很费解。

  “我的意思是说她们四个死了,再也还魂不了了。”老女人说道。

  美月吓得连连后退:“我竟然……竟然跟四具死尸在一起……”

  “如果你没顺利还魂,你会跟她们一样变成死人。”老女人冷冷地说道。

  “还魂?还什么魂?”

  “你后世叫美月,现在已经回到了前世的身上,所以你现在叫品儿,你是我们向府的丫鬟。”

  美月却听得越来越糊涂:“我是蒋府的人,怎么变成了向府的人?还魂前世?这听起来太不可思议了。你又是谁?”

  “我是向府的管家刘妈,现在不习惯以后就会习惯了,不要在这儿傻站着,快去收拾小姐的房间。”刘妈说完走出房间,见美月还愣在原地,于是催促道:“还不走,喜欢跟死尸待在一起?”

  美月反应过来,赶紧跟着刘妈走了出来。

  一路走来,美月发现这里虽然曾是她居住过的蒋府,但是却又有些不同。比如说有些院子里蒋府种着花草树木,而这里却是假山。有些地方明明有三间隔房,而这里只有两间。蒋府的亭台楼阁全部是彩绘的,而这里全部是黑白相间的。

  “这里就是小姐的房间,你要记住收拾小姐的房间不能碰床,还有小姐的那个旗头要放在太师椅上,另外,收拾干净后,切记要关上门并在门前摆上三炷香。”

  “为什么要这么做?”美月感觉这里所有的事都让她感到匪夷所思。

  “品儿,该你问的你问,不该你问的就不要问。做完这一切,你就回自己的房里休息吧。”说完,刘妈转身就走了。

  “我怎么变成向府的丫鬟,还魂前世?”她抬头又看向面前的房子,“咦,这里不也是蒋府小姐住的房间吗?现在怎么变成了向府?”她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内没有人,但所有的摆设都是黑白相间的。床上,黑色绣着白牡丹的床帘静静地垂着,根本看不到床上是否躺着人。但刘妈既然叮嘱不让靠近,所以美月也不敢上前,只是打扫着房间其他的地方,最后将房间内唯一的那件旗头摆放在了太师椅上。

  小姐的旗头跟美月的旗头一模一样,可以说也跟刘妈的一样。美月不懂这其中的道理,她只是想找个能留下自己的地方就成,但马上她就意识到一个问题。

  自己住在哪儿?刘妈没交待。

  美月只能走回到自己曾在蒋府住的那间下人房,却发现这个下人房在向府里依然存在,但仍然没有人。

  一个人清静。

  美月长出一口气安静地睡去。直到——

  美月是被一个耳光打醒的,她醒来立刻看到了珠儿和非儿。而打她的正是珠儿。

  “大夫人已经将你赶出蒋府,你竟然还敢爬回来!”

  “我……”美月有些傻眼,因为珠儿和非儿是蒋府的丫鬟,也是经常欺负她的两个下人,但是她记得自己明明是去了向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还有脸回来!”非儿举起旗头,“现在是民国,你以为还是清朝政府啊,穿这个回来干什么,装鬼吓人啊!”

  美月想解释,但她真的不知道怎么解释。晚上还是向府,现在却又变回了蒋府。难道自己晚上真的还魂前世?就在美月还没想通的时候,她就听到了尖叫声。叫声是自另一个院内传来的。

  当众人赶到那个院子的时候,全都惊呆了,但最震惊的还是美月。

  这是蒋府小姐住的院子,但现在小姐的房间前插着三炷香,而小姐则端坐在太师椅上,她身上穿着旗装,脚踩花盆底鞋,头戴旗头,而旗头正中间插着黑色的牡丹。她的脸白得像纸,嘴唇却红得像血。

  “蒋欣——”老太太叫了几声,见小姐没反应,她伸出颤抖的老手在她鼻间探了一下,猛地抽了回来。

  “老太太,你怎么了?”大夫人关切地问道。

  “蒋欣…….她……她死了!”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皆是一片惊愕之色。

  二夫人却一眼看到了蒋欣手中握着的信,她壮胆将信抽了出来,然后打开念道:“还魂……前世!”

  美月瘫坐在地上……

  二、男皮脸

  蒋府、向府,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天黑的时候,自己在向府,天亮的时候,自己在蒋府?

  难道真的有前世和今生之说?

  小姐是死于****。

  有人说小姐自杀了,可是小姐却没有理由自杀,美月的心思现在简直是乱如麻。

  “一定是她杀了小姐!”珠儿突然将矛头指向美月,吓得美月不知如何是好。

  “没错,老太太,肯定是她,因为昨天大夫人把她赶走,可她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跑了回来,而且还穿着跟大小姐一样的旗装,戴着跟大小姐一样的旗头。”

  “不是……你们听我解释,老夫人、大太太、二夫人,我……我昨晚被马车撞了,然后不知道怎么回到了向府,有个刘妈说我还魂前世……”

  美月的话音还没落,老夫人的脸色突变,她突然冲上去给了美月一个耳光,怒斥道:“闭嘴,少在这里给我胡编。我看蒋欣就是你给害死的,来人,把她关在小姐房里,就让她给小姐陪葬!”

  “不要!我说的都是真的……”

  但不论美月怎么解释,老太太都下令将她与蒋欣的尸体关在了同一个房间。

  美月靠坐在门前对着小姐端坐的尸体,心中感到恐惧。她不明白小姐为什么会死,难道她真的会还魂吗?

  美月闭上了眼睛,她需要好好儿休息一下。

  不知过了多久,天渐渐黑了下来。

  美月,只感觉有轻风拂过脸颊,很冷,冷得让她不自觉打了个激灵,她霍地睁开眼睛,却发现房间又变成了黑白相间的颜色,而太师椅上的小姐已经不见了。

  “小姐呢?”美月木木地站起身,她突然感觉床帘在动……

  床帘果然在动,然后一双惨白的手将床帘慢慢地掀开……

  美月立刻就看到了惨白的小姐蒋欣,她真的还魂了!

  美月快要晕过去了:“蒋小姐……你……你还魂了……”

  小姐则慢慢地下床朝美月走去,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我不是蒋小姐,我是向小姐,我叫向雪华。”

  美月的表情僵住了,向雪华?难道,自己又回到了向府。

  门猛地拉开,刘妈走了进来,见到小姐立刻跪了下来:“小姐,您回来了。”

  “刘妈,我回来了,谢谢你帮我还魂。”

  “这是小人应该做的。”

  美月真的感觉自己快错乱了:“这是民国十二年吗?”

  “你在说什么,现在是光绪十九年。”刘妈回答道,“你赶紧去给小姐做饭,小姐一定饿了。”

  “是……”美月现在只能听令从事,因为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

  美月假装装成做饭的样子离开,却私下跟着刘妈秘密地走向了后门。

  刘妈的行事很诡秘,她边走边看向身后,好像生怕有人跟着,当她打开后门的时候,她立刻钻了出去。美月迅速跟了出去。

  这一走出后门,美月才发现这向府的后门是连着一个山道,高山连绵,看不到尽头,而不像蒋府的后门是连着一片树林。

  刘妈提着灯笼一直向上爬着,在拐了几道弯后,她终于停了下来,然后将灯笼放在地上,自己则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然后再次提起灯笼走向前方。

  美月悄悄地从一块大石后走出,看向前方才发现那里竟然有个洞口,刘妈就是走进了那个洞里。于是,她蹑手蹑脚地来到洞前,微探头看向洞内。

  洞里阴风阵阵,只能透过刘
专注****艺术论文,********请联系客户人员
音乐论文、舞蹈、戏曲、美术、体育、播音主持、电视电影、环境艺术毕业设计.....尽在最艺术论文网 !竭诚为你服务,需要****或者发表艺术类论文可联系****人员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