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最艺术论文网 >> 电视电影 >> 浏览文章

有关于伊朗电影内外的伊朗期刊论文


预读:anouchehri House吃的,因为来了少见的亚洲面孔,好多人都跑过来打招呼,笑眯眯地把我们左瞅右看。我将大饼蘸在胡萝卜酱里,心里直嘀咕,一没有人解说电影情摘自:毕业论文范文http://www.zuiart.com节,二没有人提点注意事项,就连昨晚的阿迪拉也不见踪影,等会儿正式拍摄时,岂不是稀里糊涂?正在着急之际,一个长发年轻人走了过来,他和大流有关于伊朗电影内外的伊朗期刊论文

  到达伊朗中部沙漠绿洲卡尚的第一天,正是穆斯林的主麻日,这一天,伊斯兰教国家的大部分铺子都是关门的,人们会提前买好日用品,然后去清真寺做礼拜听阿訇讲经。我们从旅馆出来在街上瞎转,无意间走到一条小街,看见路口标牌上写着“Manouchehri House”。这是一家颇有名气的古宅旅馆,我们好奇地顺着路标走,经过一口地下古井、一座上了年头的坟墓,才发现了隐藏在小巷深处的它。卡尚是丝路重镇,腰缠万贯的波斯商人在此修建了豪宅,宅子的外表都貌不惊人,一色沙黄土墙,顺着狭小的门廊往里走,却发现院内别有洞天,鲜花怒放,流水淙淙,一派天堂景象。Manouchehri House的门廊处堵满了人,大家挤做一堆,好像在看什么热闹,但都静静的不说话。

  “可以进去吗?”我们轻轻地问。一个戴眼镜的小伙子告诉我们,这里正在拍电影。见我们露出失望神色,他忙去询问摄制组,告诉我们可以参观,但不要发出声音。在旅行途中近距离接触电影拍摄现场,对我来说还是头一次,我们屏息静气地向里打探:古宅露台上放置了几盏摄像灯,十来个男子在灯下或站或坐聊天,工作人员四处忙碌着,有两个年轻男女静静站在露台下,男子剃光头戴着黑框眼镜,打扮时髦,女子虽严严实实地包着头巾,一张脸却装扮得精致娇美,右手熟练地夹着****。很快我们三个外国人引起了大伙儿的注意,一位眉眼浓黑的黑衣女孩上前招呼,她是摄制组的工作人员阿迪拉,因为电影里需要几个外国人,希望我们能参加演出。“演员,就像Jacky Chen(成龙)一样。”她解释道。不等我们应答,阿迪拉又果断中带有几分强硬地说:“明天七点半去旅馆接你们,9点到12点拍摄。你们就穿身上的衣服,也不用说什么台词,很简单的。就这么定了。”这位女电影人办事可真是雷厉风行。

  伊朗电影的导演制片人虽多为男性,但也不乏大放异彩的女性。比如,曾获得两次戛纳电影节(2000年和2003年)“评审团大奖”的伊朗导演就是一位年轻女性萨米拉·马克马巴夫,在她初次出席戛纳电影节时,不过十七芳龄,首次获奖时年仅二十岁。还有更令人称道的——伊朗最年轻的电影制作人竟是个十来岁的小姑娘,这个叫罗米娜·莫哈切克的女孩八岁时就自编自导了处女作,一部表现德黑兰流浪儿童生活的纪录片《漫长的道路》。伊朗的女电影人就像面纱之后的花朵,给观众带来一种与众不同的影像风格,也许若干年后,我能从国际电影节的领奖台上看到这位阿迪拉呢。

  离开古宅前,我们迎面遇上了一位老先生,他头戴苏格兰呢鸭舌帽,身着黑夹克,叼着一根大烟斗,浑身上下散发着文艺范儿。“这是导演。”阿迪拉介绍。我见导演气度不凡,便问了一句,“他看起来非常有范儿啊,叫什么名字呢?”阿迪拉一扬浓眉,骄傲道:“他叫大流士·法罕,是伊朗的电影之王。”

  第二天的早饭,我们是和摄制组一起在Manouchehri House吃的,因为来了少见的亚洲面孔,好多人都跑过来打招呼,笑眯眯地把我们左瞅右看。我将大饼蘸在胡萝卜酱里,心里直嘀咕,一没有人解说电影情

摘自:毕业论文范文http://www.zuiart.com

节,二没有人提点注意事项,就连昨晚的阿迪拉也不见踪影,等会儿正式拍摄时,岂不是稀里糊涂?正在着急之际,一个长发年轻人走了过来,他和大流士导演一样,戴着顶苏格兰呢鸭舌帽。

  “穆罕默德,助理摄像师。”他晃了晃手里的小摄影机,“导演叫我陪你们,我能说英语。”穆罕默德将我们领进一间铺有地毯的休息室,五六个演员正手拿台词稿在对台词,他招呼我们在房间的一角坐下,讲解起电影内容来。

  这部电影名叫《The whole of my family》(我的整个家族),是长达15部的现代家族情仇片,今天拍摄的是第一部,上映时间要到伊朗的春节了。在伊朗,电影题材要经过政府的重重审查,导演们为了让剧本顺利过审,多以纯洁的儿童故事为题材,所以20世纪****十年代的伊朗影片盛产儿童片,如中国观众熟悉的《小靴子》、《白气球》等。如今的伊朗影坛日益开放,反映爱情、女性命运和家族恩怨等题材的影片也陆续被搬上银幕,只不过在电视电影里,我们看不到男女亲昵的镜头,就连一般的拥抱牵手也很罕见。

  “穆罕默德,知道这部电影吗?”我给他看iPad里《我在伊朗长大》的电影海报。它改编自伊朗女插画家玛嘉·莎塔琵的同名漫画,是一部自传性作品,作者玛嘉成长于动荡不安的伊斯兰教革命时期,因与革命后的社会格格不入而前往奥地利读书,又因异乡人的身份不被西方社会认可,带着迷茫和伤痛回到了父母身边。但伊朗愈来愈保守的宗教气氛让她难以适从,事业毫无进展,婚姻也遭受失败,最终她选择了再次离开故土。

  “哦,我不喜欢这电影,很多伊朗人也不喜欢。”穆罕默德皱起眉头,“玛嘉在国外,她不能告诉人们一个真实的伊朗。”在法国客居多年的玛嘉并非想对祖国做出批判,甚至再三声明《我在伊朗长大》并非政治电影,但因为它涉及伊斯兰教革命,难免被贴上鲜明的政治标签,未上映前就引来伊朗国内不满。在2008年的曼谷国际电影节上,本作为开幕片的《我在伊朗长大》,因为伊朗政府的强烈****,临时被撤,至今在伊朗也被视为****中的****。而我们聊到《一次别离》时,穆罕默德则眉飞色舞:“伟大的电影,真实的伊朗。”这部制作成本仅有30万美金的电影,却收获了19项国际大奖,并在世界各地再次掀起伊朗电影热。可谁能想到,《一次别离》曾因题材特殊招来伊朗政府的禁令,在导演阿斯哈·法哈蒂致歉后,影片的拍摄才最终得以解禁。

  休息室里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女孩****岁,男孩六七岁,都是漂亮乖巧的模样。他们是今天参加拍摄的小演员。伊朗小童星是电影里最闪耀的角色,马吉德导演的影片《小鞋子》中,为给妹妹赢来球鞋而参加跑步比赛的贫家男孩阿里,以自然纯粹的演技,给无数观众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穆罕默德招呼他们过来,孩子们见到外国人,略略有些不好意思,但没过多久就大方起来,用所会不多的几句英语和我们聊天,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叫卡蕾玛媞,男孩子也叫穆罕默德,“他可是伊朗很红的小明星,拍过不少MTV。”摄像师穆罕默德介绍。我的同伴是绘本作者,她拿出纸笔给孩子们画起像来,笔袋造型是宫崎骏动画中的金鱼公主。“Miyazaki Hayao。”小穆罕默德指着笔袋,竟一字不差拼出了宫崎骏的名字。这位动画大师的影响力真不愧是世界级的。见小穆罕默德知道宫崎骏,同伴又画了一幅画送给他,是宫崎骏笔下的龙猫(Totoro)。

源于:论文大纲怎么写http://www.zuiart.com

  原以为伊朗男人不下厨房,没想到哈曼德对自制美食情有独钟。只见他从阳台上拿来一个大可乐瓶,里面装满乳白色的液体。“这是我自己做的。”他骄傲地拧开了瓶盖,兹兹的气体外泄声传了出来。“你看,牛奶加水放在瓶子里,搁在阳台上两三天就好了。”说到自己的独创饮料,哈曼德眉飞色舞。他给我们每人倒上一杯,又用手指搓碎一种香料叶子撒在杯面,“尝尝,很好喝,饭后一杯,对消化很好。”刺鼻的酸味扑面而来,我摸了摸自己的胃,暗暗打了个哆嗦,抿了一小口,又酸又呛的味道弥漫口腔。可能是看到我们面露难色,哈曼德又端上一份浸泡在牛奶里的无花果干。无花果是伊朗特产,充足的日照让它甜似蜂蜜,伊朗人将无花果做成果脯,或者用糖渍好当饭后甜点吃。

  “我的假期不固定,随出海的时间而定,出海两周会休两周,出海一个月会休一个月。放假的时候我就待在家里,陪太太孩子。”哈曼德说到家人,脸上溢满浓浓爱意。21年前,他和同在德国留学的若雅相识相恋,婚后生下一子一女。17岁的儿子阿里是个体育爱好者,正在健身俱乐部练拳击,19岁的女儿妮露珐在房中午睡,两个孩子都在读书。正聊着,哈曼德的女儿妮露珐从房间走了出来,她扎着高高的马尾辫,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脸颊丰满,穿着郁金香黄的七分袖紧身T恤,下面是黑色的九分裤。妮露珐学的是绘画,她从房间拿来一幅幅画作给我们看,有日韩的卡通画、钢笔素描、水彩风景,笔法虽有些稚嫩,画中却洋溢着难以掩饰的热情。这个女孩子在今年9月就要去德国读书,她说到美好的未来,不由笑靥如花。

  哈曼
专注****艺术论文,********请联系客户人员
音乐论文、舞蹈、戏曲、美术、体育、播音主持、电视电影、环境艺术毕业设计.....尽在最艺术论文网 !竭诚为你服务,需要****或者发表艺术类论文可联系****人员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