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最艺术论文网 >> 美术 >> 浏览文章

探究先秦先秦色彩

发布时间: 2012-9-4


预读:物染色,因材料缺乏,无法证实其染色策略和效果。本论文摸排文献,认为先秦“红”与“荭”通用,再考察古人所说“荭”这种植物,它是水边常见植物红蓼,由此“红”代表了以“红蓼”的花穗为特点的浅红、粉红色。第四章先秦****考,通过实测地色黄、织物染黄、玉石黄、黄昏之黄、草木枯黄、黄粱之黄、黄鸟之黄、菊花黄、黄金(青铜)黄探究先秦先秦色彩
论文中文摘要:本论文的“色彩”是指特定族群对其环境中物体所呈现颜色的认识,包括类别划分、亮度感知及其附属情感等。先秦色彩是特定历史时期的视觉印象,本论文依据文献结合实物考证,试图建构先秦色彩的视觉系统。本课题提供以语言外即颜色词的所指入手的探讨思路:今天的有色动植物、有色矿物有些是先秦就有的,一般来说其色彩不会转变;先秦的传世和出土文物,其着色、染色技艺,大多已由工艺学利用现代技术和《考工记》探讨成果揭示出来,可以按原样得出或染出其色彩,我们可以将这些实物分类一一进行色谱实测,得出国际通行的CIE LAB和HSB标准科学色彩记录值,汇合同一类数值,就可以找到某一特定色名在色相环和CIE LAB座标系统中的位置,得出与此色名相应的颜色词的实际所指,以及此颜色词与其他颜色词的区别点,以而为解决先秦颜色词探讨中的疑难不足和分歧意见提供一个客观标准和一些可以验证的结论。先秦时期有黑、白、青、赤、黄等不同色名,由于先民给事物命名时十分注重其色彩属性,所以,每一色名下实际包括多少不等的颜色词。本论文第一章对先秦颜色词进行了系统的调查和清理。笔者参考古今学者涉及上古汉语颜色词的探讨成果,先将《说文解字》、《尔雅》、《广雅》、《玉篇》中的颜色词全部找出,然后逐一检索其在先秦文献中是否有用例,有则保留,无则删之。这样,得到了127个颜色词。再根据语义特点及现实取证的可能性,选择一些词作为本论文重点考查的对象,它们是:青、苍、绿、黑、丹、红、赤、纁、縓、紫、黄、白、素、黑、玄。要特别说明的是,本论文考查的不限于这些单音颜色词,先秦文献中习见的相关的词语组合,如“青玉”、“苍天”、“青蝇”等名物词语亦在考查之列。先秦所说的五色——青、赤、黄、白、黑——实际上包括“广义五色”和“狭义五色”。广义五色是对人们所关注的无数种色彩的五类划分。“狭义五色”是指五正色。本论文第二至第六章分别探讨广义之五色,第七章探讨“狭义五色”即五正色。第八章为《先秦色泽》,特立这一章是因为色泽是先秦色彩认知和色彩运用中一个十分重要的必须考虑的因素。第九章探讨五色联系。最后是结语与馀论。第二章先秦青色考,通过实测颜料青、蓝草染青、植物青叶、和田青玉、天空青、炉火青、青蝇之青,得出如下结论:青的特点在表示明暗的指标上,中心值是50,“青”处于7-80之间,其特点是倾向于偏暗的,是稳重不张扬的色彩。“青”主要表示蓝色和偏向蓝色的绿色。弄清了青与绿的联系,认识到先秦的青只包括部分的绿色。发现,就绿色植物而言,成片远看时古人谓之青,而单叶近看,则通常称之绿。文章又指出青与黑无关,《尚书·禹贡》“厥土青黎”应理解为“其土黑中带青绿色”。第三章先秦赤色考,通过实测大火赤色、朱砂赤色、玉料赤色、茜草染赤、赤芾之色、赤豹赤色、赤棠赤色、火狐赤色、马匹赤色,得出如下结论:赤的特点是纯度很高(58%-94%),明度较低,占据29-358°(色相环)的暖色,主要是橙****到大红色的部分(不包括紫红色)。“紫”是倍受关注的古代色彩,《荀子·王制》:“东海则有紫、紶、鱼、盐焉。”杨惊注:“紫,紫贝也。”王引之则认为紫紶为紫络之误,其理由是东海人用紫草染成的紫络可衣,鱼盐可食。本论文考证古“东海”地区的紫贝情况,推敲文献语意,论证了齐桓公紫服为紫贝所染。“红”是一种织物染色,因材料缺乏,无法证实其染色策略和效果。本论文摸排文献,认为先秦“红”与“荭”通用,再考察古人所说“荭”这种植物,它是水边常见植物红蓼,由此“红”代表了以“红蓼”的花穗为特点的浅红、粉红色。第四章先秦****考,通过实测地色黄、织物染黄、玉石黄、黄昏之黄、草木枯黄、黄粱之黄、黄鸟之黄、菊花黄、黄金(青铜)黄、黄牛黄、炉火黄,得出如下结论:黄特点是明度较高(56-96,在中心值50以下),纯度高(最高达95%)的色彩,“黄”占据了32-66°的色相环,主要是色相环中以****为核心的色彩。《周礼》中王后之服有六种,其一是“鞠衣”。历代注解认为“鞠衣”是****,但对“鞠衣”色如菊花黄还是桑叶初生黄,却是争论不休;本论文认为,王后所服应是正色,其色黄,这种****应该是含赤的****,同野菊花色相近,“鞠衣”的得名应该来自于菊花(Lab:L*68 a*22 b*68 HSB:38°89% 87%)。此例乃据先秦之情理,对古注择善而以之。第五、六章分别是先秦白色考、先秦黑色考,通过考察文献并实测有关名物,得出如下结论:广义黑包括黑中杂有其他颜色的深色,在CIE Lab模型的顶端部分;广义白包括白中杂有其他颜色的浅色,在CIE Lab模型的底端部分。“白”与“素”都用来表示先秦丝织品的白色,“素”是指未经染色的丝绸本色,“白”是利用白色矿物颜料如蜃灰、硫化铝、绢云母等加工的白色;虽都是白色,在视觉上,“白”显得厚重,“素”显得素雅。“黑”与“玄”词义相近,古人常说“天玄”而不说“天黑”,因为“玄”本身具有幽远、神秘的意思在里面,天夜晚的黑色具有这样的特点,而且在“五色与五行”之说盛行之后,黑与水相对应,由此天就玄色来形容了。“玄衣纁裳”的“玄”特指黑中泛赤的染色,按照古代染色工艺,玄色是緅与黑相混而成的色彩,而緅是由朱和绀和黑混色而成,绀是由纁和黑混合而成,这样经过多次染成的玄色是带有赤色的黑,不同于直接染成的黑。由此“玄”在专指服色的时候,是指礼服的“黑中带赤”的色彩。第七章先秦“五正色”探讨,“五正色”就是狭义五色,在先秦,正色是符合染色规范的、能够准确区别穿戴人的身份地位的色彩,除此之外的就是间(姦)色。古人有一套对服饰染色加以标准制约的策略,以使服饰色彩符合礼制的规定。经考证,古人以常见吉鸟——雉——的羽毛五色作为“五正色”的染色标准,考察先秦时期的染色工艺,染出的稳重而纯度高的色彩正好符合雉羽毛的五色。其中的****是含赤的浓****(Lab:L*68 a*22 b*68 HSB:38°89% 87%),青色是靛蓝色(Lab:L*25 a*20 b*-58 HSB:224°89% 58%),赤色是深赤色(Lab:L*33 a*52 b*31 HSB:355°85% 60%),白色是纯白色(Lab:L*100 a*0 b*0 HSB:0°0% 100%),黑色是漆黑色(Lab:L*0 a*0 b*0HSB:0°0% 0%)。第八章先秦色泽探讨。自先秦始,人们不仅重色彩,也重色泽。玉、漆、丝、瓷,这四物可以说是最能体现中国文化特质的,它们无一不是富有色泽的器物。具有色泽的器物在先秦时期被赋予高贵的象征作用,与之对应的石、木、布、陶则相应地为粗贱、鄙陋之代表。同类器物在色泽上的差别是其拥有者身份尊卑的重要判定指标。先秦光鲜色泽的获得主要通过讲究材质和提升工艺的精细与复杂程度来实现。第九章先秦五色联系探讨,广义的青、赤、黄表达的是色彩差别的色相联系,广义的黑、白表达一种忽略色彩的明度联系。广义五色是概括先秦色彩的命名系统,是不同类别相似色彩的视觉经验集合。在五色系统中,一方面,每一种孤立的名物色彩都具有了作用,另一方面,这些孤立的名物色彩又统属五色之下,又被赋予五色才具有的作用。青、赤、黄、白、黑来自直觉而不是概念,形成之时,它们之间彼此孤立,由此也放弃了色彩之间相互混合的可能性。战国晚期提出了五行相胜(克)相生的思想,不仅联系了天地万物,也将青、赤、黄、白、黑进行了有秩序的关联。狭义五色也就是五正色都是纯度很高的色彩(分别是89%、85%、89%、100%、100%),说明在礼仪的场合古人倾向利用纯度很高色彩;在色相环上,正色青位于224°,正色赤位于355°,正色黄位于38°,位于色相环的不同位置,以这一点来看,古代的正色在色相上是严格区分和彼此孤立的。针对很多学者认为古代五色中的青、赤、黄等同于现代三原色,本论文以实测数据加以比较,认为,先秦正色青、赤、黄与现代三原色虽有相似之处,但并不相同:三原色的明度100%,先秦五正色中的青、赤、黄的明度分别是58%、60%、87%,仅仅正色黄的明度(87%)偏高,青、赤却在50-60%之间中等明,它们是利用在严肃、庄重的礼仪场合的稳重色彩;三原色是为了混色而产生的基本色,先秦五正色中的青、赤、黄在古代的工艺实践中并不用来作为混色的基本色。本章还讨论了五色与五行的联系,五色之间的联系古人用五行将其系统化,五色与五行的联系是在历史历程中逐步关联、对应的。甲骨文中没有发现“青”,五色中的“青”因春秋后期“尚五”分类配位系统构成需要而形成,青的加入,使殷商时期的四个颜色分
专注****艺术论文,********请联系客户人员
音乐论文、舞蹈、戏曲、美术、体育、播音主持、电视电影、环境艺术毕业设计.....尽在最艺术论文网 !竭诚为你服务,需要****或者发表艺术类论文可联系****人员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