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最艺术论文网 >> 舞蹈 >> 浏览文章

浅谈旁门左道飞镖、街舞,“旁门左道”登堂入室之路毕业论文选题


预读:可望不可及”的完美。“斯诺克的满分杆(147分)是世界最高技术的体现,飞镖也有,就是501分‘九镖结束’。这个非常难,可以说,差不多每个飞镖爱好者的梦想就是九镖结束。能做到的话,死都瞑目了。这种高难度的挑战,会激起人的****。”  刘成安有着这样的****。最初打镖的四年,一直拿电视上国外选手的成绩做参照。直到2002年,他浅谈旁门左道飞镖、街舞,“旁门左道”登堂入室之路毕业论文选题
国家队,并不一定要在体育总局训练局里。

  路上,酒吧,旅馆,都是飞镖选手刘成安的训练场。在不受人关注的比赛上,也同样能够“为国争光”;街舞选手杨柳也自己训练、参加比赛,如今,他是国家体育总局街舞协会的技术委

源于:论文封面格式范文http://www.zuiart.com

员,算是为正统所接纳。

  这两个曾被认为是不务正业的游戏,现在已很少有人说三道四。但过去的偏见仍然加诸某些项目上,比如钢管舞、德州****,前者与******表演有牵连,后者被认为和****相关。

  抛却那些偏见,我们发现飞镖、街舞、钢管舞、德州****种种,只是游戏。当游戏要分出胜负,就是一个运动,当技冠全国,就能进入国家队,当出了丁俊晖、李娜——膜拜吧。西方飞过来的镖

  换了新单位后,飞镖爱好者刘成安接连21天没有摸镖。

  “从开始打镖到现在,这次是最长的一次了,还真有点儿不习惯。”刘成安对本刊记者笑称,“玩镖时间长了,走在路上都会不经意地做出投掷动作。有时候这么一比划,出租车‘咔’就停下来了,还以为要打车呢。”

  刘成安是做工程的,1998年接触到飞镖后,便一发不可收拾。2002年开始,多次获得全国飞镖公开赛冠军,并于2005年底参加了在英国举办的世界职业飞镖锦标赛。在圈内,心理素质极佳的刘成安被镖友们贴上“石佛”的标签。

  飞镖起源于15世纪的英格兰。据记载,古罗马军团的士兵被罗马皇帝派到遥远的不列颠岛,英国多雨的天气不便于他们长时间在户外活动。于是,他们在板棚中,把箭投向用柞树横切面制成的靶子,由此逐渐发展成现代飞镖运动。20世纪30年代,这一运动日趋职业化,在欧美国家的酒吧里,飞镖成为“必需品”。

  1990年,北京人尹斌就是在酒吧与飞镖发生了“第一次亲密接触”。

  “那时候北京的酒吧还非常少,常去的也基本都是老外。但凡是酒吧,一般都少不了飞镖。”尹斌回忆说,他之前在电视上看到过飞镖比赛,“感觉很像小时候自己做的一种投掷玩具,把针头插在冰糕棍上,找块泡沫塑料画个靶子,看谁扎得准。”刚一上手,尹斌就不可自拔。大半年的时间里,投镖、记分、拔镖、继续,每天十几个小时耗在飞镖上。

  彼时在北京,已经有外国人组织飞镖联赛了。比赛在使馆举行,中国人不允许参加。

  “后来我跟他们混熟了,水平也高了,就有老外邀请我参加。”尹斌说,后来,他索性和几个朋友自己组了个队,参加老外们的联赛,还拿过几次冠军。

  1996年,镖瘾渐深的尹斌开始四处打听国内有没有飞镖比赛。他通过关系问到国家体育总局,总局甚至压根不知道飞镖是什么。尹斌不甘心,又找到时任社会体育指导中心主任邢****。“他听我们介绍后,说查查资料。一查,那一年的世界体育休闲大会刚好有飞镖。他马上说,既然这里面有,那就可以搞。”尹斌说。1999年5月,飞镖被正式列为中国第95项正式体育比赛项目。1999年底,在天津举办了第一次全国性的飞镖比赛。
从个人到组织

  “打镖很容易上瘾。”香港人林秋萍告诉本刊记者。林在圈子里被称为“萍姐”。1997年,在深圳做体育用品生意的林秋萍开始打镖。在林看来,飞镖的魅力在于其几乎“可望不可及”的完美。“斯诺克的满分杆(147分)是世界最高技术的体现,飞镖也有,就是501分‘九镖结束’。这个非常难,可以说,差不多每个飞镖爱好者的梦想就是九镖结束。能做到的话,死都瞑目了。这种高难度的挑战,会激起人的****。”

  刘成安有着这样的****。最初打镖的四年,一直拿电视上国外选手的成绩做参照。直到2002年,他在网上查到了国内比赛的成绩。

  “我之前觉得我水平不行,后来一看中国选手的分数,乐了,这都能拿冠军了?”2002年,刘成安第一次参加全国性比赛,进了前八。2003年全国飞镖公开赛,他拿到了硬式单打亚军、软式单打冠军。此后几年的全国公开赛上,多次夺冠。

  在尹斌看来,2003年前后,国内飞镖的发展速度简直要“飞”起来了。

  2004年,中国飞镖协会成立。据尹斌介绍,原本1999年运动立项后,就要马上成立协会的。但因为一些审批上的原因,直到2004年方才正式成立。中国飞镖协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本刊记者,协会主要工作是通过比赛,吸引更多飞镖爱好者参与,并在青少年中推广。“有临时组建的国家队,但这和其他运动的国家队不一样,我们会在比赛前进行选拔,根据成绩排名,选出优秀的选手参加比赛。参赛的费用,也多由选手自筹。”
2011年11月16日,上海,2011年国际飞镖世界杯,中国选手在公开组比赛中。 (IC/图)
一个人的“国家队”

  “飞镖在中国发展到现在,真正靠水平打到国际上去的人,一个都没有。”尹斌说。从1999年开始,尹斌就一直负责飞镖比赛的组织、裁判等工作。“2004年左右,PDC(世界职业飞镖联盟)比赛邀请中国队员参加比赛,但这是拿外卡参加的——PDC是世界上最高水平的比赛,它们希望打入中国市场,就给了中国队名额。我们派出去的人,当然也就代表国家。整个团队中有领队、教练,但参加比赛的就一个人。”

  在广州某酒吧工作的詹雪云参加过全国飞镖公开赛,亦被选入国家队参加过国际比赛。

  “国家没什么支持,就是管一下吃住,来回路费要自己出。之前口头协议说给路费和津贴的,后来也没给。”詹雪云告诉本刊记者,她已经接连两年为国家队比赛放弃了一些个人赛事。“团体赛奖金其实要高很多,但以中国选手的水平,是很难拿到奖金的。而参加个人比赛,会比较容易拿到。所以对于高水平的选手来说,肯定不愿意代表国家队。” 刘成安目前拿到最高额的奖金是在2004年的世界杯邀请赛上,合1万元人民币。据他透露,这些年他在飞镖上的奖金和支出比,尚有节余,“但在国内,大部分人是倒贴钱在玩”。

  国内飞镖比赛的奖金让尹斌说起来有些惭愧,“这么多年都没怎么涨,男子冠军1万元,女子5000元。飞镖这个项目不挣钱,政府也就不怎么插手,由着大家自己玩。不过这样也好,几乎不会有人把它当职业,都是当****好。”

  “这跟台球当年是一样的。”刘成安认为,“中国飞镖圈就是差丁俊晖这么一个人。能出一个这样的人,就好了。”

  被圈内人公认为“元老”的尹斌,在2008年便已退隐。而今,他更多的时间隐匿在北京闹市区的服装店里,“给老婆打工,偶尔也写一些回忆的文字,做点儿飞镖推广工作”。尹斌的电脑上,飞镖镖靶的贴纸崭新如初,丝毫没有褪色。有了“名分”的街舞

  与飞镖相比,街舞被体制接纳的时间要晚不少。

  “挺偶然的一个机会接触到(街舞的),觉得很酷很帅,而且门槛不高,跳起来也没约束,很草根很自由的感觉。”湖南人陈白皎说。那时,中国还没有几家专门教街舞的舞蹈工作室,陈白皎就从网上下载国外的视频跟着学。学校操场、花园都是他们练舞的场地。出了校门,偶尔也能碰到各路“身怀绝技”的舞者,一个单手倒立厉害,另外一个旋转功夫不错,大家就一起斗舞。

  “但其实我们不愿意和社会上跳街舞的打交道,总觉得他们都是小痞子。”陈白皎回忆。

  同为湖南人的杨柳则记得,当初家里人虽然不反对他跳街舞,但总看不惯他的穿着,肥裤子肥衣服,头发乱七八糟的,“不利索”。

  把爱好发展成事业,是陈白皎和杨柳最初接触街舞时没有想到的。

  大学时,陈白皎等人以湖南省第一名的身份到北京参加了全国街舞的总决赛。那之后,他就舍不得放弃了。家里人反对,说这是吃“青春饭”。陈白皎不服,毕业时,找家里要了5000块钱,作为启动资金。那之后,再没要过钱。

  “参加一个比赛,需要提前请

源于:论文标准格式范文http://www.zuiart.com

外国老师上课,两三百一节,再加上比赛过程中的吃、住、行,参加一个比赛下来,得花四五千块钱。”陈白皎说,上大学时,他和几个朋友参加比赛。为了省钱,不敢买卧铺。硬座又买不到,最后只能从长沙站20多个小时到北京,“那时候是最辛苦的,也是最幸福的。有口饭吃,有个地方练舞,就特别开心”。

  杨柳也有过“打退堂鼓”的想法。“刚毕业的时候为了不找家里要钱,住在学校旁边的出租屋里,整天小心翼翼地攒钱参加比赛,甚至还得借钱。有那么一段时间,突然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觉得一个人,连基本生活都无法保证的时候,什么都是假的了。当然,也只是动动这样的念头,最终还是无法割舍。”

  十年中,陈白皎和杨柳均参加过KOD世界街舞大赛。这是亚洲最大的
专注****艺术论文,********请联系客户人员
音乐论文、舞蹈、戏曲、美术、体育、播音主持、电视电影、环境艺术毕业设计.....尽在最艺术论文网 !竭诚为你服务,需要****或者发表艺术类论文可联系****人员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