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最艺术论文网 >> 舞蹈 >> 浏览文章

试析野马野马之舞科技论文


预读:试析野马野马之舞科技论文
  创作感言:

  这个故事的灵感源于现实生活中一个朋友,因为他喜欢马,所以他父亲帮他买了两匹马养在郊外的小农场,闲暇时他会带我们去骑马玩。或许是因为接触了马,觉得这是一种非常有灵性的生物,或许是因为我是外貌协会,觉得它们十分帅气,所以爱上了马。某天,脑中就突然萌发了这样一个故事。

  故事的最后或许会让你们感到些许压抑,但我希望,那一幕永远不会在我们周围发生。

  保护动物,停止杀戮。

  月光下,那匹癫狂的野马,与当初独舞的少年多相像。

  Chapter.1

  漫漫人生,除了人,总有那么一两样戳中你萌点,令你无法自拔的生物。有人喜欢猫,有人宠爱狗,有人爱养花草,有人醉心林木,还有人喜欢毛茸茸的熊或冷冰冰的蛇,而南嘉喜欢马。

  女孩子们的书皮大多是小清新的水玉波点或Q版卡通,而她的课本则被一匹匹奔腾的马所包裹。在她的署名下方时常伴随着一个小小的简笔画,那是她所创造的Q版马相。她总趁着父母熟睡时,在****时分打开电视,因为在《动物世界》里,时常能看到马的踪影,她贪婪地看着它们在草原和荒漠里奔腾。

  南嘉总是幻想自己能有一匹马,像《破产姐妹》里的Chestnut,无聊时可以陪自己说话,驮着自己四处游荡。养一匹马并不像养一只猫或兔子那样简单,它很贵,且它需要一个足够它栖息的地方。所以南嘉至今没能实现梦想,她只能在周末的时候去动物园逛一逛,看看那两匹被禁锢在笼子里病恹恹的瘦弱的马,给它们带些玉米和豌豆。

  Chapter.2

  那是一个沉闷阴沉的午后,大半的同学在政治老师的催眠下昏昏欲睡。李金金突然捅了捅南嘉的手臂,眸子亮晶晶的:“哎,你是不是很喜欢马呀?这个周末带你去看马怎么样?”他的声音压得很低,在这寂静的教室里听起来十分猥琐、鬼祟,偏偏他又露出那两颗小小兔牙,“不错吧!别太开心哦!”

  南嘉翻了个白眼,没说话,将课本翻了一页。

  李金金是南嘉的同桌,一个长得挺可爱的男生,他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

  都说女孩如果不漂亮就要夸她有气质,如果她连气质都没有,只有可爱这个词汇能弥补创伤。这个公式对男生来说显然不成立,但没有一个十六岁的男生喜欢被夸可爱,因为那代表他矮,还未迈向成熟,无法触及到帅,甚至连唇上的绒毛都只有一小圈,淡淡的青色,几乎看不见。

  李金金和这个年龄的男生一样,喜欢在南嘉站起来回答问题时抽走她的椅子,偷偷蹲下身将她的鞋带绑起来,或者偷藏起刚发下来的作业本,看女孩们出糗乐不可支,可当她们真正生气红眼时,却慌乱不堪。南嘉知道这些男生的小把戏,无论他们怎么捉弄她,她都极少动怒或委屈,拳头打在棉花上是最无趣的,慢慢地他们便收敛了。

  李金金有着世界上最厚的脸皮,见南嘉不说话,十分坦荡地诱惑她:“那匹马可帅了,比《动物世界》里看到的蒙古马还要帅,你不想骑马吗?”

  南嘉去过三十一次动物园,那两匹老马都不知道被她摸了几次,可她还真没骑过马。

  在这个沿海城市,并不存在牧场和草原,连羊都少见,更别说马。但李金金没说谎。

  他爸曾经在甘肃待过一段时间,牧过马,时隔二十年,他又重拾旧业,在一个私人马场里养马。听说那老板以房地产发迹,很有钱,所以建了一个小马场,养了一匹马。

  是的,你没看错,是单数一。

  世界上没有读心术这种特异功能,所以你永远无法知道有人愿意花几十万去建造一个马场,花几千块去请马夫和清洁工人,却只在里面养一匹马。

  Chapter.3

  南嘉和李金金约在周日的午后。

  松软的阳光在草坪上舒展,她终于看到了那匹叫阿奔的马,它很高,眼睛大而深邃,栗色的背毛在阳光下泛着光泽,鬃毛与尾毛细长如丝。阿奔的命运是坎坷曲折的,据说,它是具有阿拉伯马血统的热血马,在赛场上也拿过几块金牌,却因为长期被****而逃窜出走,沦落成野马,后被人捕捉,因为性子太烈摔伤过几个人而被转手数次,最后流落到这里。

  即便是这样,它的价格依旧高昂。

  阿奔在场内飞快地驰骋着,扬起一地沙石,它奔跑了好几圈,最后终于停下来,低着头甩汗。

  它看起来凶悍而孤独。

  阿奔最后被牵回了马厩,南嘉和李金金他爸打了招呼后,便央着他带她去看阿奔。南嘉不懂马,她不知道热血

中专生毕业论文http://www.zuiart.com

马与冷血马、温血马的区别,她只是觉得阿奔很漂亮,栗色的毛发油亮光滑,让人恨不得上去摸上一把。然后,她偷偷朝阿奔伸出了手。

  手刚靠近,便听到一声“叱”,阿奔蹬着后蹄,马鼻孔里不停呼出粗气,它深邃的眸子里已微微有了怒。

  “别摸它。”李叔伸出手在阿奔背上抚摸了几下以示安抚,他对南嘉说,“阿奔不喜欢别人碰它。它脾气不算暴躁,但不喜欢陌生人碰它。”

  “你多来玩嘛,多来几次阿奔说不定就会让你骑了!”李金金怕她失望,急忙补充道,“我也是来了好几次才和它混熟!”

  “它让你骑了吗?”

  “没有。”他讪讪的,随即又热切起来,“第一次来它踢了我一脚,现在它已经愿意让我摸了!”

  南嘉白了李金金一眼,不愿再与他说话。

  她隔着栅栏与阿奔对视,眼神忧郁而感伤,像在望着情人一般。

  南嘉在马厩待了两个小时,阿奔终究没让她靠近。李金金与她在马厩待了半个小时后忍受不了那股味道,说出去吹吹风就再也没回来。

  就在她失望地打算离开的时候,有人走了进来。那是个挺高的男生,将近一米八,深灰色头盔,还有同色系的防护衣和马靴,他看到她似乎有些疑惑,但也没说什么,熟练地在阿奔身上套上马鞍,然后牵着马走出马厩。

  走到门口时,他又回头看了南嘉一眼。

  鬼使神差的,南嘉跟在他身后。

  她看着他和李叔打了招呼,然后翻身跨上马。他骑着阿奔在场内走了几圈,随后摸摸它的头,拉起了缰绳。   自始至终,阿奔都是一副温顺的模样。

  少年在场内奔跑,从她身边踏过时,南嘉看到他鼻翼有一颗刚冒出头的青春痘,被晶莹的汗珠包裹着。

  然后,她被风沙迷了眼。

  Chapter.4

  喜欢一个人需要多久?一年?一个月?还是一天?

  不,只需要一秒。

  Chapter.5

  李金金回来时,南嘉一直在沉默。

  李金金误以为她还在生气,一路上絮絮叨叨讲了许多个冷笑话。最后她实在不耐烦,打断了他:“你知道那个骑马的少年是谁吗?”

  他与阿奔临风而立,隔得老远,她似乎还听到衣袂响动。

  李金金苦思了许久,才想起她说的谁:“哦,你说夏管?他是我爸老板的儿子,私底下我偷偷叫他太子。哈哈!”他挺得意地笑了,露出两颗雪白的门牙。

  那个少年叫夏管,是房地产大亨的老来子,在他之上有五个姐姐,他在家中的地位可想而知。据说,这个马场便是他父亲为他打造的,阿奔也是花重金买来给他的十六岁生日礼物。

  “他好像高我们一届,在南校读,每天专车接送呢!听说那儿一学期的学费比我们三年还高,都是有钱人!”李金金句尾微微上扬,语气里却没有一丝艳羡。

  夕阳像一个漂亮的咸蛋黄,泛着浓香。

  夏管已经离开,李叔正在给阿奔洗澡,南嘉被李金金拉了躺在马厩后面的干草堆上,舒适得让人想睡一觉。夕阳的余晖洒在李金金脸上,唇上那圈小绒毛亦泛起金光,它微微地颤动着:“你是不是很喜欢阿奔啊!要是你想来,以后我每个星期都带你来!你可以和阿奔玩,说不定以后熟了,它就让你骑了!”

  “真的可以吗?不会麻烦李叔吗?”

  “不会的,我爸最疼我,包在我身上!”

  “那我该怎么感谢你?”南嘉看着李金金。他的脸在她的目光里慢慢地凝聚成红色,最后他站起来,直朝她摆手:“不用不用!真的不用!我们是同桌嘛!说什么感谢!”

  自李金金这样说后,南嘉开始频繁地往马场跑,跟着李叔喂马,帮阿奔洗澡,牵它散步。大多时候,都是李叔在干,而南嘉跟在后面看着。起初阿奔还会用鼻子朝她喷几口气****,渐渐地,也就不那样做了,甚至任着南嘉摸几下,只要不影响它吃饭,俱是没有反应。

  阿奔脾气不算好,但李叔却特别友好,每每李金金带着南嘉来都会给她塞点小点心和水果,絮絮叨叨地和她讲马。南嘉听得津津有味,李金金没兴趣,直打哈欠,却也不走,像木头杵在他们身后。

  有时南嘉也会走神,在马场内东张西望。

  一整个暑假的周末,南嘉都会往马场跑,但那个叫夏管的少年没有
专注****艺术论文,********请联系客户人员
音乐论文、舞蹈、戏曲、美术、体育、播音主持、电视电影、环境艺术毕业设计.....尽在最艺术论文网 !竭诚为你服务,需要****或者发表艺术类论文可联系****人员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