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最艺术论文网 >> 戏曲 >> 浏览文章

谈述旗头戏旗头戏(2)


预读:谈述旗头戏旗头戏(2)
妈放在洞台上的灯笼才能看清洞内的情景,而那情景美月只希望此生都没有见过。

  全是骷髅,它们被黑绳子掉在洞的中间……

  太可怕了,真的太恐怖了,刘妈竟然会将这么多骷髅掉在洞里,她到底在干什么?

  为了找到答案,美月只得壮胆蹑手蹑脚走进了洞内。

  刘妈的灯笼还在,当美月鼓起勇气看向那些骷髅的时候才发现它们竟然都是有脸的。那脸……不知道是什么皮做的,但上面都画着人脸,最让美月震惊的是那些脸她几乎全都认识,因为它们都是蒋府的人,这中间也包括老太太、大夫人、二太人以及珠儿、非儿等等。而这些枯骨看上去都像是埋在地里几十年的样子……

  美月捂住了嘴,她真的害怕自己因为太恐惧而叫出声来。直到,她看到一张陌生的脸时,她才愣住,手才慢慢地放下。

  那是一张男人脸,可是蒋府却从来没有过男人,因为男人都活不长,就因各种疾病而亡。可是,这里却有一张男人脸,还是美月不认识的男人脸,而这张男人脸是仅有的。

  洞的另一处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美月赶紧找块大石藏于其后。

  刘妈又回来了,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了一个麻袋,背着它径直地走向男人的枯骨前,将其自黑绳上取下来,小心翼翼地装入麻袋,然后费力地背起,提着灯笼朝洞外走去。

  美月赶紧跟了上去,就这样又跟回了向府。

  虽然美月不知道刘妈的意图,但是她这个时候只能跑回厨房装成做饭的样子。直到刘妈再次出现。

  “品儿,饭做好了,就去收拾别院。”

  美月记得在蒋府时,别院是个蒋府的荒院,平时总是上着锁,没人进入。但她没有再问下去,这回她很好奇又是谁要还魂,于是打定主意一定要掀开床帘看一下。

  进入房间,她慢走到床前,掀开了床帘……

  床上躺着一具枯骨,它的脸皮上正画着那个陌生男人的脸,它的双手的指骨正握着一个****的符咒。

  美月呆呆地看着尸骨,现在她明白了,原来这尸骨脸上画着谁的模样,就会按照谁的模样还魂,可是,这个男的是谁?

  三、阴阳两界

  刘妈的脚步声传来的时候,美月赶紧将床帘挂上,却无意中将枯骨手中的符咒碰掉在地上,她情急之下赶紧将符咒踢到床下,然后装成打扫的样子。

  刘妈一进屋扫视了一遍,确定床帘垂得很好后,让美月在门前放上三炷香后让其离开。

  美月带着满腹疑惑回到了自己的下人房。

  明天醒来会回到蒋府吗?

  醒来的时候,美月确定自己又回来了,她步出房间发现蒋府显得比往常都要安静。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听到了大夫人和老太太的声音。

  “老太太,找来了。”

  “好,赶紧放进去。”

  美月躲到树后的时候才注意到自己所在的位置是蒋府的别院外,而老太太正和大夫人看着一个漆红的木箱。珠儿、非儿及其他几个丫鬟费力地将木箱抬进别院内。“有了这个,我们或许可以逃过此劫。”大夫人安慰着老太太。

  “可是都死了那么多丫鬟……我真的很担心。”老太太眉宇间的伤心之色表露无遗。

  死了很多丫鬟吗?美月感到很吃惊。就在这个时候,珠儿突然哭了出来:“老太太,大夫人,求你们放我走吧,我真的很害怕,其他人都死了,而且他们都穿成清朝人的样子,太吓人了,我害怕,放我走吧。”

  大夫人上去就给了珠儿一个耳光,并呵斥道:“在说什么,你以为你离开了就会没事,你是我们蒋家的人,就是逃得再远,你也跑不了!”

  死了很多人,清朝人的样子……难道她们都要还魂于前世吗?

  当老太太带着众人离开后,美月悄悄地来到别院的大门前,见四下无人后,顺着墙旁的梯子翻了进去。

  一进去她就看到放在院子****的漆红木箱。它敞开着,里面空无一物。

  就在美月推开门的那一瞬间,一根硬生生的棍子朝她打来,她下意识地发出一声轻叫,然而棍子就在她头前停了下来。

  “你是谁?”

  美月一惊,因为她竟然头一次在蒋府听到了男人的声音,而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立刻看到了那个男人。

  是他,是枯骨皮上画着的那张男人脸。

  “快说,为什么要把我抓来?”男人生气地看着美月。

  “我……我不知道……我是偷偷溜进来的……”

  “偷偷溜进来,这么说你也可以溜出去?”男人开心地问道。

  “应该是吧。”美月不知道如何回答。

  “求你放我出去吧,我不知道那几个女人为什么把我打晕带进这里,但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好人,放我出去吧。”

  美月有些迟疑,但看到男人那张充满期盼的脸后,她决定帮他。

  美月把男人打扮成了丫鬟的样子,然后带着他光明正大地走向了前门。男人就这么容易地离开了蒋府,他用充满感激的眼神看着美月,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我们是不是曾经相识?”

  曾经相识?怎么可能,美月从来没有跟一个男人认识过,他们又怎么会相识。

  “前世见。”

  美月呆住了,她确定自己没听错,男人真的说了那句话,可那又代表什么意思?

  别院传来了接连的尖叫声,杂乱的脚步声同时伴随。

  美月知道他们一定是发现男人不见了,所以引发的混乱。既然是她做的事,她当然要去解决。

  “是我放走了那个人。”她向所有人宣布了这句话,她的内心充满了坚强,她再也不是那个怕事的小丫鬟。

  “你疯了!”老太太咬牙切齿地叫道。

  “我没疯,是你们疯了,你们在害怕什么?为什么要抓那个男人,为什么要把他关在别院里?”美月学会了勇敢质问。

  “美月,你太大胆了,竟然敢这么跟老太太说话!”大夫人生气地说道。

  “我只想知道真相!”美月一口气说完了所有的疑问。

  “其实这个府宅并不是我们蒋家的,在三十年前,这个府宅还是向家的府宅。当年我们蒋家的老爷抢了向家老爷的功名,还害得向家的男人全部被斩首。就在光绪十九年的五月初五晚上,向家所有的女人都服毒自杀了。向家的老夫人死前曾经留下诅咒,她要让蒋家的人世世代代为向家的人偿命,让蒋家的男人永远活不过壮年……”说到此,老太太的声音有些哽咽。老太太抹把泪继续说道,“向家人还留下了话,他们每十年就会还魂一次,要让蒋家的人全部消失,回到前世向府……”

  “每十年一次,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算下来今年刚好三十年。那前两个十年,蒋家是怎么逃过厄运的?”

  “开始我们蒋家并不相信这些话,没想到老爷和小少爷们相继死去,而第一个十年到来的时候,我们蒋家真的有丫鬟死去,一个接一个,一个接一个……”老太太显得很激动,大夫人伸手拍拍她的后背以示劝慰。

  “唉,我们此时才意识到向家的诅咒灵验了,他们真的要将我们蒋家的人消灭,再借我们的肉身还魂于前世。于是,我们找了寺庙的高僧,从他那得到一妙法,只要找一个拥有五行属性的男人,借用他全身的血涂沫于别院属阴的位置就可以避免此祸,前两次我试用了此法都逃过了大劫,然而这次……”老太太伤心地看着美月,“却让你放走了男人,我们蒋家将大祸临头。”

  虽然美月还不能接受老太太所说的这些离奇的事情,但是从老太太悲伤的眼神中,她看出自己真的闯下了大祸:“或许我能弥补……”她意识到自己是唯一一个可以穿越蒋府和前世向府的人,而刚才她听到男人说“前世见”,或许她能去前世将男人带回来。

  前世,向府,这是个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却偏偏降落在美月的身上。

  天黑的时候,美月静静地躺在下人床上等待着那个时刻的到来,困意在这个时候袭来,她闭上了双眼。她答应老太太要找回男人,她会做到的,一定会做到的……

  她霍地睁开了双眼,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换上了旗装,她也顾不了许多,疯也似的冲出房间,冲向别院。

  如果男人真的还魂,一定是在别院的房间里,因为她曾亲眼见到过他的尸骨。

  可是,当她跑进别院的时候,她立刻就听到了刘妈的哭声。

  “刘妈,出了什么事?”美月注意到刘妈趴在床上哭,但因为床帘半掩着,所以她看不到床上有什么。

  “失败了,这下可出大事了……”

  “出什么事了?”美月边说边朝床前走去,直到看清床上的情景。

  床上的尸骨不见了,然后也没有见到还魂回来的男人。

  这是怎么回事?

  “蒋玉没有出现,出了问题,他没能还魂,卡在了阴阳两界!”

  “谁是蒋玉?什么卡在阴阳两界?”

  刘妈起身冷眼看向美月:“蒋玉就是蒋家的少爷,他的父亲害得我们向老爷被斩,而我要把他从后世招唤到今世,这样,我就能阻止向家女人的死,就能改写历史!”

  那个男人叫蒋玉……美月感觉自己越听越糊涂,让蒋玉还魂,就能改写历史,阻止向家女人的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要把所有向家的人都抬回来,还有那晚上出现在蒋家的人,只要他们回来了,那晚的事情就会再重复发生,只要及时阻止,蒋家就会不存在,向家就可以继续活下去。”

  美月似乎听懂一些:“刘妈,今天是光绪十九年五月初五的晚上吗?”刘妈点点头:“品儿,我要救向家的人,我要查出向家死亡的真相。”

  “刘妈,你到底是什么人?”美月发现自己从来没问过她这句话。

  “我是……向家的管家,那
专注****艺术论文,********请联系客户人员
音乐论文、舞蹈、戏曲、美术、体育、播音主持、电视电影、环境艺术毕业设计.....尽在最艺术论文网 !竭诚为你服务,需要****或者发表艺术类论文可联系****人员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