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最艺术论文网 >> 戏曲 >> 浏览文章

谈述旗头戏旗头戏(3)


预读:欢的牡丹。  衣服的大小正合美月的身材。  鞋子正好能穿进美月的脚……  这宅子似乎就是为美月准备的,随即美月就应证了这一点。因为她看到了自己的画像,一模一样的画像。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个宅子到处都是“属于”自己的东西?难道前世被称作“品儿”的自己住在这里吗?  “你是谁?”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美谈述旗头戏旗头戏(3)
天晚上只有我一个人活了下来,因为那天晚上我请假回家看我的儿子,但等我回来的时候,却发现向家所有的人都中毒而亡,但是我却不知道是谁下的毒,我只是在现场附近看到了蒋——玉——我相信所有的事都跟他有关。所以,我给自己下了血人咒……”

  “什么叫血人咒?”美月问道。

  “血人咒就是让自己变成一个阴间无法还魂的死人,然后却可以借助尸骨让别人还魂到前世,只是我永远都只能做一个无法还魂的死人。”

  美月倒退几步,吓得浑身发抖:“你是一个活死人!”

  “向老夫人对我一向不薄,还是我家人的救命恩人,我一定要找出害死向家的凶手!我不会让蒋玉卡在阴阳两界,我会召他还魂于前世!”

  刘妈作法了,她告诉美月蒋玉已经回来了,可是却找不到他,所以她命令所有还魂到前世的向府人去寻找男人,而美月也不例外。

  美月的脑子还迷糊着,但有一点她很清醒:蒋玉是被她送出大门的,他是在蒋府大门外消失的。

  想到此,美月直接朝向府大门前走去,然后独自打开了那扇沉重的大门。

  门外无人,但美月却注意到对面的宅子里似乎亮着灯,而半敞的大门似乎在说明曾经有人打开过它。

  美月好奇地走了过去,也没敲门就闪进了那个宅子。

  宅子里的摆设很简洁,从用品上看,似乎是女人住的地方。但美月却在这里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

  杯子是美月喜欢的白玉的。

  帕子上绣着美月喜欢的牡丹。

  衣服的大小正合美月的身材。

  鞋子正好能穿进美月的脚……

  这宅子似乎就是为美月准备的,随即美月就应证了这一点。因为她看到了自己的画像,一模一样的画像。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个宅子到处都是“属于”自己的东西?难道前世被称作“品儿”的自己住在这里吗?

  “你是谁?”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美月慢慢地转过了身,然后看到了……自己。

  她脸上有着惊讶与意外,她们两个长得太像了,像得就好像一个人似的。

  “你怎么会在我家?”对方问美月。

  “我是……品儿。”美月随口说道。

  “胡说,你少冒充,我才是品儿。”

  美月心中一怔,两个品儿,也就是说她并没有还魂前世,那么这其中到底出了什么事?又或者说今生的自己与前世的自己相遇了。但怎么想都感觉这事情有些说不通。

  后院在此时传来了脚步声。

  自称品儿的女人想要叫,却被美月一棍打晕在地:“不管你是不是前世的我,我都要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美月警觉地走向了那里。

  男人静静地站在树下欣赏着桃花。当他转过身的时候,美月一眼就认出了他。

  蒋玉。

  “你……”美月有些说不出话来。

  “品儿,你来了。”蒋玉真的认识她,应该说认识前世被称作“品儿”的她。

  “蒋……玉……”

  蒋玉上前一把抱住了美月:“那个旗头你找到了,我太高兴了。”

  美月不动声色地“嗯”了一声。

  “今晚我们的计划就能实施了,”蒋玉放开美月,从袖中取出一牛皮纸包交给她,“这是****,将这药放在向家的茶水中,所有的人就都会死,从此就再也没有向府,而只有我们蒋府。”

  美月呆住了,历史真的在重演。原来,向家全家是被蒋家的少爷蒋玉害死的,而帮凶就是前世的……自己。她倒吸了一口冷气。

  “品儿,你怎么了?”

  “没事,天有些寒。”

  “没事就好,不要紧张,你可以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没人知道是你干的,等计划实施后,你把旗头交给我,我就娶你过门。”

  男人的话能信吗?那个旗头又藏着什么秘密?

  美月不动声色地给了男人一个温柔的笑容。

  “我不能久留,计划实施后,我会来找你拿旗头。”说完,蒋玉走了。

  美月的目光由温柔变得犀利:“旗头?那是什么东西?或许前世的我应该知道。”

  品儿醒来了,她惊恐地看着美月:“你……为什么要绑着我。”

  “说,蒋玉找的旗头在哪儿?”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不说,我也就不客气了。”美月拿起了桌上的菜刀。

  品儿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只得说道:“在……在老夫人房内床后的墙里……”

  “那个旗头有什么秘密?”

  品儿本不想说,但看到美月手中举着的明晃晃的菜刀,她又不得不说:“那个旗头里藏着向家宝藏的秘密……”

  “很好。”美月突然出手刺向了品儿的胸口,品儿瞪大眼睛看着美月,随即倒在血泊中。

  美月杀死了品儿,今生杀死了前世。既然没有还魂好,那就只能留一个人,当然是要让自己活着。

  美月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从胆小如鼠的人变成了勇敢的女人,但她却明白了一个道理,要想改变命运就要靠自己。

  一个人影在墙上闪过……

  美月霍地站起身喝道:“谁!”

  没有人回应,她起身在整个宅内搜着,却什么人影也没发现。

  “难道是错觉?”其实这几天,她都感觉似乎有双眼睛在瞪着她,但她怎么也找不到那双眼睛,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那个旗头!

  美月看着牛皮纸包,脸上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四、前世今生

  向家所有的人再次重演了中毒死亡事件。

  美月亲耳听到了向老夫人的诅咒声,却不知道老太太身在何处。但这些都不重要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旗头,宝藏!

  很顺利的就找到了旗头,很顺利的就从旗头上的黑牡丹上发现了宝藏所在地的地图。原来,宝藏就在刘妈藏尸的后山上。美月轻而易举地就找到了入口,然而当她提着灯笼准备进入的时候,她却听到了一个她最不想听到的声音。

  “原来是你!”

  美月怔住,然后缓缓地转过身,她发现蒋家的老太太、大夫人、二夫人、小姐、还有珠儿、非儿及所有的丫鬟都站在她的面前,这其中还包括了蒋玉和……品儿。“品儿,你……你没死,你们…….这是晚上,你们怎么穿着民国的衣服,我们不是在光绪十九年,应该穿成我这样,应该……”

  “美月,我待你不薄,没想到你竟然就是要害我们蒋家人的凶手!我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向家那个唯一没死的刘妈的后人吧?”

  美月笑了,笑得很大声:“没错,刘妈是我的奶奶,哈哈——我奶奶生是向家的人,死是向家的鬼,虽然我没见过她,但是我娘告诉我,我们家要世代为向家报仇,要让诅咒变成现实!”

  “原来向家的诅咒是假的,你们这些向家遗留的后人做的坏事才是真的!”大夫人厉声说道。

  “你以为她真是为向家报仇吗?她只不过是看中了向家留下的宝藏。”老太太说道。

  “看你的样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吧?那我就告诉你,根本没有前世今生,只是我一直怀疑美月你,所以跟大家商量演了一场戏,让你误以为还魂前世,让你误以为历史会重演,让你误以为自己可以轻而易举找到宝藏!可惜,这些都是假的,品儿是我找来的人,因为你们长得很像,你看到她会误会她是前世的你,同时我让她指引你找到这个假旗头……”

  “是假的?”美月提着灯笼照向入口,里面竟然什么也没有,“我上当了。”她恶狠狠地看向众人,“我们刘家生是向家的人死是向家的鬼,要死也要跟你们一起死。”她决定扑向老太太,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却发现众人捂着肚子口吐白沫,相继倒地而亡。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的****不是假的吗?”

  “你的是假的,但我的却是真的。”大夫人缓缓地站起来,抹去嘴角的白沫。

  “你……怎么回事?”美月糊涂了。

  “我是向家的人,当年我爹还是个孩子,他从狗洞里逃了出去,没人知道这件事,所以我活下来了,我活下来就是要找蒋家报仇,要找出宝藏。”

  “原来……太好了!真是太好了!”美月冲上去抱住了大夫人,“我一直以为只有自己在报仇,而现在我才知道原来向家还有人活着,真是太好了!”

  “是的……宝藏的地图就在我衣服里画着,我可以带你去找,宝藏属于我们向家人的了!”

  “没错,宝藏是属于我们……”

  “啊——”大夫人突然瞪向美月,“你……”

  美月已经将一把小刀捅向了大夫人的肚子:“对不起,你上当了。我不是刘妈的后代,我才是老夫人找回来的人,这场戏是演给你看的,因为老夫人怀疑的人不是美月,而是……你!”

  老夫人及所有的人再次从地上爬了起来,她们全都没有死,全都活着。

  只有,大夫人死了,她死前留下了最后一个笑容,只是那笑容看上去很诡异。她想到了什么?没人知道,现在大家所关心的向家的宝藏到底有多少。

  大夫人的衣服上果然印有地图,而大家很轻易地就找到了宝藏入口。

  宝藏真是琳琅满目,所有的人都看花了眼,却没人注意到入口已被机关封上,随着一阵地动山摇,没有人再能逃出去,而此时所有的人终于明白了大夫人死前的那个诡异笑容。
专注****艺术论文,********请联系客户人员
音乐论文、舞蹈、戏曲、美术、体育、播音主持、电视电影、环境艺术毕业设计.....尽在最艺术论文网 !竭诚为你服务,需要****或者发表艺术类论文可联系****人员哦